健康长寿既然是人类的共同愿望,就值得科学家去为之奋斗探索,经过100多年来几代科学家的不懈努力,科学界已经陆续揭开了衰老的某些奥秘。特别是本世纪60年代以来,由于新技术的应用和推广,研究衰老的一个应用分支学科——抗衰老——便应运而生。出现了诸如激素类的褪黑激素、生长激素、胸腺因子和去氢表雄酮(DHEA)等;维生素类的A、E、C等;普通元素钾、钙、镁、铁及微量元素硒、锗等。这些药物的抗衰老作用已基本弄清,接下来要研究的便是这些药物如何配伍才能抵抗衰老的问题。据美国衰老生物医学家斯蒂芬.科尔斯教授估计,这项配伍疗法加上重新维持免疫系统的平衡,可使人类延寿20年;而如果人类全部消灭了心血管疾病和癌症,也只能延寿16.2岁,可见抗衰老的作用是很大的。

随着生物医学技术的迅速发展,笔者认为还应该不失时机地提出衰老研究的第二个应用分支学科——去衰老的构想。我这里所说的去衰老,是指先把人体当作一部机器,然后给这部机器制造各种配件(如组织、器官等),当发现人的某些细胞、组织、器官不尽人意时,就可以以新换旧,从而达到去衰老的目的。但是,人类由于免疫排斥的缘故,目前还不能使用这些通用配件,否则,终其一生都要使用免疫抑制药物,这会使人的抵抗力变得很差。所以,去衰老技术的发展必须具备三个前提:一是它所制造的配件必须瞒过自身的免疫系统而不遭受免疫排斥;二是所制造的配件必须比本身的构件年轻;三是还必须在伦理和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进行。

当前生物医学已经发现了一项分离自身器官干细胞的技术,可以用来培养自身的器官。但是这项技术若要应用于去衰老,还必须克服两大障碍:第一,细胞每分裂一次,DNA的端粒序列便要缩短一段,端粒序列是保持DNA功能稳定的结构。因此,用这种技术培养的器官有可能比原有器官更老。不过有迹象表明,今后数年有可能找到防止DNA端粒序列缩短的办法;第二,干细胞内积累的体细胞突变还无法消除。由于个体在生存期间,受到电离幅射、有害化学物质、病毒和细胞自身代谢所产生的自由基的侵袭,以及DNA的复制和转录的影响,个体细胞的DNA都会发生突变,并且突变的积累会越来越多,这样培养出的器官能否发挥去衰老作用的前景就变得很不明确。也就是说今后的研究方向还应该使之符合第二个前提——即如何更年轻方面深入。

\

1960年以后,当美国的发育生物学家约翰.格登教授主持的蛙的成年体细胞核移植获得成功后,科学家们就开始讨论这样的构想——即制造自身的拷贝克隆人,用克隆人年轻的器官去更换供核人年老的器官,可以实现老年人的年轻化。1996年8月,英国以成年哺乳动物细胞作为供核细胞的多莉克隆羊出生,1998年,克隆牛、克隆鼠、克隆猴又相继问世。但是正如前所述,克隆动物正面临着未老先衰和夭折的命运(我们称之为“多莉现象”),因为克隆动物的细胞、组织、器官可能也是衰老的或不正常的。

笔者认为,克隆后代的细胞、组织、器官必须比供核动物年轻,用于去衰老才有意义,而用于去衰老实验的供核细胞又必须取自老年动物,才会避免免疫排斥。这样一对矛盾怎样才能解决呢 我认为比较成熟的一项技术——胞质内精子注射技术加以修改后,有可能替代克隆技术而应用于去衰老实验。精子是经过返老还童的细胞,其细胞内积累的突变已基本清除,即使比正常受精卵发育出的个体要老一些,但肯定也比供精个体年轻。同时它们与供精个体不大可能发生免疫排斥。卵子是比精子更加返老还童的细胞,其后代个体可能比正常受精卵发育出的个体更年轻。这样发育出来的个体,其基因型与供卵个体相似性也是大于50%而小于100%,因为没有异体卵子参与,它们与供卵个体也不大可能产生免疫排斥。

为了符合法律和伦理道德,在男子方面可以将动物(例如猪)的卵子去核,再向去核猪卵子注射两个精核;在女子方面,可用显微吸管吸取两个雌核,注射到去核猪卵子中,在体外培养到一定阶段,再放在猪子宫中发育。由于猪的怀孕期只有3.8个月,所以,这样的猪——人混合胚胎是必然流产的。但这时胚胎已成形,可取其胚胎器官和组织进行人工培养,发育到成体器官再用于去衰老移植。

\

21世纪将是抗衰老与去衰老这两个应用学科争奇斗艳而又优势互补的世纪,去衰老的技术一旦应用于人类,预计人类将会实现寿命的大幅度延长。

\

本文链接:抗衰老与去衰老争奇斗艳

您可能也会喜欢

友情链接:

大悲咒全文 线上念佛 心经唱诵